記六.一二 東區法院 撲向每一輛囚車喊:「撐手足,撐到底」

攝影/記者:陳卓斯

六月十二日,約下午五時左右,東區法院的囚車出入口的位置,約有三、四十人在守候聲援被捕人士,有人高舉「香港獨立」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每當閘門發出聲響,囚車出來,大家就變得緊張,「出來了,出來了」,一句句口號叫得聲嘶力竭,「撐手足,撐到底」、「沒有暴徒 只有暴政」、「釋放義士 還我公義」,聲援的群眾把手機燈貼近囚車窗邊,希望手機的燈光能夠讓車內的被捕人士看到。 陸陸續續,分別有四輛囚車開出,大伙兒揮旗、叫口號、追出馬路,高舉「五·一」(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手勢,直至囚車遠去,各司其職,然後大家又有默契地回到閘門等下一輛囚車。

記得,我第一天到東區法院是去年的七月三十一日,首次有四十四人因七月二十八日中上環的警民衝突被控暴動,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那天狂風驟雨,除了在法院外舉傘守候的市民,法院內亦有大量的被告家屬,其中一位被告的朋友向我傾訴:「一些探監的注意事項、認可的交來物品等等,支援小組的義工都跟我說,不用擔心的,你們日後需要甚麼,我們可以直接郵寄給家屬,大家直接帶過去就可以了。有時候,我真的感到很悲涼,為甚麼這些事情,我們香港人會如此熟練,做得如此周到?」

昨天(六月十二日)是反修例運動一週年,我看著在場的大家,經過一整年的「訓練」,香港人對於被捕、上庭、還柙這些程序似乎不再陌生,我問一位在場人士,「如何知道車裏頭的是不是手足?」他回答:「不知道的,大家只是鳩叫。」然後他笑一笑,「你可以話我們所做的是『寧濫勿缺』。以前有前輩跟我們說囚車車頭會放著識別的編號,但現在不會了,不用執著太多,『寧濫勿缺』呀!」他向我再重覆了一次。

一位年長的人士走過,緊握拳頭鼓勵眾人,「加油,大家要為不公義加油。」有在場年輕人士嘀咕:「為不公義加油?點解句嘢咁唔make sense 嘅。」

我站在一旁,看著他們,仔細地想想這一年來發生過的事,哼著my little airport 的歌,「點先可以沒憂愁? 點先可以沒淚流? 點先可以沒內疚? 點先可以自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