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社工角色的審判 :一旦牴觸了警察的職責 就能抹去社工的職責?

「反送中運動」案件陸續進行審判,二十四歲社工劉家棟被控阻差辦公罪成,判囚一年,即時監禁,不准保釋。在粉嶺法院宣判一刻,全場嘩然。

Art: Natile Chiu

記者:陳順意

去年七月二十七日「光復元朗」行動中,劉家棟沒有戴裝備,脫下口罩,舉高雙手,右手手持社工證,站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在警察推進時緩慢後退,並高聲呼喊「我哋退緊」、「俾啲位置示威者後退」,希望能以社工的身份,減少雙方在衝突間會造成的傷害。然而推進速度比後退速度快,劉被一名警員的盾牌撞倒,失去平衡,跌進警察的方陣內,被壓倒制伏。他被控阻差辦公,被捕後因受傷轉往醫院,卻被拘留了超過六十四小時。第一次上庭時,他不顧醫生建議,戴著頸箍,堅持親自出庭。

事件發生了差不多一年後,於上月底進行了連續兩天的審訊。第二天續審已要做結案陳詞,那天大家都以為要宣判,休庭期間,筆者看見劉家棟雙眼通紅,拿著水瓶的手在抖震,與他一貫的堅定成了對比。最後,裁判官決定押後至六月十七日裁決,算是暫時鬆一口氣。

劉媽媽在家煮飯等兒子回家

今月初,筆者相約了劉家棟做訪問,那時他還說按過去一些案例,即使罪成,也不會太嚴重,有可能是罰款處理,不太擔心。

判刑的下午,他的朋友們和一些支持者,本抱著較為輕鬆的心情面對判決,沒想過等到的卻是令眾人眼紅落淚的結果。以此罪最高刑期是兩年來看,也以過去的案例去分析,判囚一年確是「重囚」。儘管辯方律師嘗試向裁判官蘇文隆陳述劉家棟的家庭和工作背景、在關心青年自殺及改善殘疾人士院舍質素等社會議題上的參與,以作求情,並提出保釋上訴申請,但均未獲蘇官接納,宣告「即時還柙」,便結束了這場審判。

步出法庭後,眾人神色凝重,除了吐出「荒謬」二字,似是再也找不到任何合適的話。與劉家棟相熟的友人在筆者身旁說:「無諗過係咁,我連佢啲物品都無帶到嚟」,在調整情緒的同時,她還在想稍後該如何告知他的父母有關監禁的事 — 劉的雙親沒有前來聽判決,而是留在家中預備飯菜,等待兒子平安歸家,卻沒想過這天等不到他回來。

良心跌咗去邊?

前來聽審的社工們不免擔心案例一立,現時其他有控罪在身的社工,日後在審判時,亦有被重判的危機。「而家就好似係用司法程序去界定各行嘅專業職責,係咪警察的職責就是職責,而其他人所做的,一旦牴觸了警察的職責,嗰啲就唔算係職責?」筆者與劉家棟的一名同事聊天時,他如是說。

等候囚車期間,控方律師步出法庭,支持者隨即向其大叫「無良心」、「你個良心跌咗去邊?」控方律師沒有理會,急步走上一輛私家車後離去。

囚車來到,眾人一擁而上,舉起「五」「一」手勢,高喊著「撐手足,撐到底」,囚車越駛越遠,與劉家棟較相熟的幾位朋友哭紅了眼睛,揮手作別,一直到囚車消失於眼前。

翻看《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第一部分 — 基本價值觀及信念」中寫著︰

4. 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

5. 社工相信任何社會都應為其公民謀取最大的福祉。

站在前線,劉家棟也是如此相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