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訊第四天 陳彥霖消失前在7- Eleven石壆遺下零食和電話

 

陳彥霖的知專同學趙鈞誼
▲ 陳彥霖的知專同學趙鈞誼有時相約與陳結伴上學放學,9月19日一起放學時,陳在美孚站沒有下車,之後趙同學最後沒有見過陳。

死因庭今日就陳彥霖案進行第四日研訊。法庭傳召女警任泳兒、男警長陳永富、知專學院同學趙鈞誼、調景嶺港鐵站清潔工友甘桂英和車站助理主任莊林堅。陳母今天沒有到場旁聽。

記者:王鈴欣

與知專同學相處融洽

法庭今日傳召陳彥霖知專學院同學趙鈞誼上庭作供。趙指,因自己與陳都住過女童院,因此有話題。趙形容陳是一名開朗的女生,而且很健談。陳亦曾及過自己與家人關係不佳。根據趙的證供,陳曾與同學討論反修例運動,陳亦表示自己曾參與其中。

 趙於去年九月十九日最後一次見陳。趙指,當天陳有上學但遲到。陳到課室後,拿了一名男同學的書包當枕頭在地上睡覺。之後,陳向同學借了一件衣服,並說要拍攝證件相。趙指陳說自己整晚在家執拾東西,沒有好好睡一覺,晚上聽到腳步聲。

趙供稱,她當天下午大概一時許放學,陳表示要整理自己的儲物櫃,並叫趙和另一名同學要等她一起放學。三十分鐘後,陳把儲物櫃的所有物件,連同兩塊用作間隔的白色長方形板都帶走,稱要把物品帶回家整理後再於同日帶回學校。在乘搭港鐵的過程中,趙指出,當時陳坐在車門旁的地上用電話。到了轉車車站後,陳沒有下車,稱要去荃灣、太子和K11商場。但事後,陳私訊同學表示自己忘記下車。之後,陳告訴趙她到了K11看畫廊,並向趙發送幾張畫的照片,但趙指,陳之前已發送過相同的照片給她。另外,陳亦有發訊息給趙,稱自己想重新來過及「一齊做大家想做嘅嘢,錄歌、拍片、開channel(頻道)」。趙表示對於陳突然在通訊軟件中說起認真的事有點奇怪。同日大約下午四時,陳又私訊趙:「原來係咁」,趙再追問,陳只用一個「笑喊」表情符號回應。到了大約五時,陳又說「omg(我的天)」及「好慘呀你哋,(好)衰呀你哋」。然後,陳發送了一張自己肖象的相片就沒有再聯絡趙。趙表示不清楚陳在說什麼。陳曾相約趙九月二十日一起上學。大律師在庭上翻看證物時曾指出,在陳的隨身物品中找到一張勸告人不要吸食大麻的傳單,趙稱,陳曾說自己吸食過大麻,但量不多。

清潔工撿獲陳隨身物品 陳母不明女兒為何身處調景嶺

調景嶺港鐵站清潔工友甘桂英稱,在九月十九日下午六時見到陳的物品遺漏在港鐵站A出口7- Eleven對出的石壆。甘以為物主只是「行開吓」,但甘等了六、七分鐘仍未見物主,於是通知上司。甘指,那堆物品中有零食(有些包裝開了,有些沒開)、電話、畫筆和兩張作文紙,紙上寫道「共你相相對」和「他贏得了我的尊重」。

法庭之後傳召車站助理主任莊林堅。莊指,他於當天大約六時二十分取得陳的物品,當時陳的電話沒電。電話充電後,莊嘗試查看陳的通訊錄,以聯絡其家人。莊指,陳的電話並沒有密碼鎖。莊先致電一名叫「sister」的人,但沒有人接電話。其後,莊致電「mami」,亦即是陳母,陳母向他表示不明白為何女兒會在調景嶺。

在證人作供其間,法庭播放九月十九日在調景嶺港鐵站外的閉路電視片段。片段中,在下午五時三十五分,陳於7 -Eleven內,然後她步出7 -Eleven,停下並彎腰四次,似在執拾物件。之後陳步向先前提及的石壆坐下,並在五時三十九分離開。

 警長感覺陳不喜歡警察

男警長陳永富稱,他在八月十三日於塘福懲教所外以襲警扣捕陳。陳警長指,他到場時其他警員已替陳扣上手銬,送到警後就把陳的手銬除下。陳警長亦表示,陳以敵視的眼神望著他,並且在警車上突然從後排座位爬到前排司機位旁坐。但當陳警長要求陳回後排時,陳又會跟從。陳警長認為,陳並沒有精神上的問題,覺得陳只是反叛和討厭警察才作出這些行為。

女警任泳兒亦曾接觸陳。任稱,有人於八月十二日下午二時十五分報案,指有一名女子在東涌港鐵站情緒失控。任於二時三十分到埸,任指,當時陳大喊大叫,並且抗拒警察。任曾遞給陳一張紙巾,但陳回應「我唔要你哋畀我啲嘢」,並表示遺失電話和說「我淨係有一個目的,就係搵daddy(父親),我男朋友daddy」。任曾提議陳到醫院,但陳表現激動,稱自己以前到過醫院,不想再被困住。其間,有一名黃姓人士經過,並幫忙安撫陳,任稱陳的情況有所改善。最後陳沒有再大哭大鬧,警員亦離開。

【案件編號:CCDI870/19】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