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前龐一鳴的經濟2.0 大南街開書館賣書送菜

香港社會未有分政治顏色的時代,龐一鳴已發起「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身體力行反抗地產霸權,在基層社區服務深耕細作十年。2019年經過一輪烽烽火火,2020年全國人大一錘定音推港區國安法,條例實行不到三個月,香港人每周每日都在消化「被捕」消息,無力感再次籠罩香港。再談深耕,我們可以做什麼?

「歡迎光臨,今日啲菜靚,買書滿$100送半斤菜」,平日街市的對話,竟發生在大南街樓上洋溢書卷味的書館,書館內收銀的人正是我們熟悉的龐一鳴。

記者:劉愛霞

龐一鳴設「煲底見」專區,在書本會否看到「煲底見」的出路?(關震海攝)

疫情之下,網購大亨推出網購書籍,新書打折後變暢銷書,成為暫延書展之後的出版社救星。大財團在擴充壟斷書業版圖之時,龐一鳴竟然堅持不減價搭半斤菜去招徠讀者。

「我無乜包袱,哈哈」,龐一鳴聳聳肩說。一直自由身的龐一鳴首次以書店老闆身份,處理以往不會處理的事,租舖、入書、裝修書店⋯⋯,他依然有他一貫的經濟理論。

龐一鳴直至2020年終於「落戶」創書館,他坦言有這個決定,源於感到世界末日將至,此時此刻他只想做一間書店:「你(政府將圖書館的書)下了架,我們尋回這批書讓人看,你(政府)修改教科書內容,我們去找來不同教科書,或看看其他書是如何去敘述這件事。」龐一鳴進入資本主義的遊戲,守得住他以往堅持的由下而上的經濟運作,亦希望在文化防線上主動出擊。

「在非常時期,其實文化是一個很重要的城堡需要去守護,我們除了杯葛,應該有所行動」,龐一鳴倚着新書架堅定的說。

龐一鳴買書送菜,書價分毫不減,思想嶄新。(關震海攝)

末日到了麼

受《地產霸權》(註1)一書影響,龐一鳴於2010 年發起「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的行動,在生活衣食住行各方面 ,盡量不光顧大地產商有份持有的商家,以惠顧社區小店來支持本地經濟圈。由個人發起的行動,經網絡分享及媒體報道後,得到不少迴響,行動逐漸聚沙成塔,迎來一眾同路人共同實踐理念。

龐認為,本地經濟圈要持續,不能只是停留在消費行動,擁有本地生產線亦是不可或缺。於是,龐在2014 年與同路人創辦「港嘢」這個平台,推廣本地農業,在地拉近消費者與農夫的關係,努力耕耘本地生產。

惟龐一鳴坦言,他偶有迷茫失意之時,龐指,「當社會運動來到高峰,一個浪潮蓋過來,同路人重新思考當下行動的意義,(我們)彷佛連立法會的價值都不相信時,更何況一些普通市民生活上的抗爭,再做下去又如何呢?」龐鍾情閱讀,說「開書店是(他的)夢想,早年也有向前輩請教開書店的事,但問完就停了下來」,未有付諸行動,龐不諱言,因為推動力不足。

龐一鳴續稱,「當時未去到那種逼切性,推動力未強大到放下所有事去做(開書店),當我理解到現狀是末日時代,我就真是想我100%(全心全意)做想做的事」,受社會事件及疫情影響,不少店舖頂不住來勢洶洶的湧浪,倒閉如潮,開業超過四十年的大眾書局更是敵不過洪流,在港業務全線結業。龐抵住風浪,逆市開張,將書店命名為「一拳書館」,就是想在他的「一鳴書架」內每一本書、介紹的每個出版社可以令無力的香港人當頭棒喝。

古語有云:「一鳴驚醒夢中人」,龐一鳴走進書海,打造出亮麗一拳,盼喚醒每位前來讀書的人。龐說,「取命『一拳』,就是打出一拳去衝擊你(思想),我想帶出書本其實充滿力量改變一個人的心態及價值觀」。

「一拳書館」於九月十八日正式開幕,龐一鳴在店內親自打點。(關震海攝)

跳進書業熱鍋碰壁

龐歡迎任何階層的讀者來書店開卷,他亦念念不忘昔日在社區服務過的人和事,龐說,「回想起基層的朋友,他們鮮有現身書店,如何可以令他們出現在社區(參與其中)呢?」

龐一鳴表示,「我不希望書店只是知識分子、文青會到地方,我希望更多基層街坊,重新出現在書店,為他們提供橋樑。」龐一鳴希望打破階層,亦想衝開「國際線」的想像,「你經常跟外國人我們很慘,只有示威遊行,外國人聽得多都會無感覺,好正常。」

龐反問記者,「知唔知最多翻譯本的香港小說家是誰?」記者面紅耳熱說不知,他開估:「是陳浩基」。龐希望外傭或小數族裔來店,推銷外語譯本《1367》,讓世人多了解香港人在一國兩制畸胎下堅持公義的故事。

縱然心懷宏願,一個人走進書業,由店舖選址開始,遇到不少困難。雖然業主未有因擔心龐一鳴的書店經營不善而拒租,但提到「書店」,業主始終煞有介事,曾勸龐「你賣埋咖啡啦,齋書店唔掂㗎喎,交唔到租㗎喎咁樣」。龐卻很淡然,指自己是估算好收入來源,亦衡量過每項事情的收入比例及是否可行,才決定乘風破浪開店。然而,龐要向出版社購書時,發現一湧而來的浪比他想像中高。龐說,「你以為付錢就可以買到(書),但原來不是,現實是你有錢都買不到書」。

杯葛中資書店進退兩難

據《壹週刊》2015 年報道,報道指出,屬於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下簡稱:「三中商」),包攬書本出版、印刷、發行以至零售整條產業鏈,壟斷本地逾八成市場,此舉令本地獨立出版及書店的生存空間微乎其微。踏進書業熱廚房,龐一鳴以一人之力面對出版界大台,龐最清楚不過。

有人發起「杯葛三中商」,連帶杯葛三中商出版的書籍,不少文化人和作者大訴苦水,因為這變相杯葛他們。龐一鳴嘆息謂,他相識的三聯編輯都是有心人,所以「人生總是矛盾的」。

龐一鳴用出版社做分類,並會解說獨立出版社的世界觀。(關震海攝)

鼓起肚子,捲起衫袖的龐一鳴,進入書界的大觀園,他對於三中商亦有另一番領悟。

「當你要向三中商的批發入書時,你會好感受到是,對方:我可以畀這些(由三中商發行的)書本你,其他的(非三中商發行的)可能要一個幾兩個月』」龐推算,是三中商公司想先查新書店的底細,因為他們是壟斷出版、發行,曾經發起「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的龐一鳴想入好書,今趟只好「硬食」,「兩個月喎,試想想,如果等你(三中商供應的書)來開飯(維生)死定了」。除了發行,另一點龐一鳴觀察到的是,「他們(三中商)已經不採購獨立出版的書……你(作者透過獨立出版)出了就出,我(三中商)不採購作零售,所以(獨立出版的書本)其實無法流通到主流大眾生活」,換言之,這種壟斷氛圍下,足以令運動之後的激流斷水,當權者將不同的政見、階層放置不同的時空。

擺脫壟斷的行動力

去年反修例運動開始,民間抗爭運動其中一條戰線,就是從消費圈出發,呼籲民眾「對準政權」,掀起杯葛中資企業及商店,包括三中商的書店。龐一鳴如何向讀者解釋,三中商出版的書本仍然值得支持或購買?

龐解釋,「現實是很吊詭,他們(三中商)出版的書是有深度。以三聯為例,它會出版很多有關香港的歷史、文化書,或童書繪本如小克,楊學德的書,全部都是由三聯出版。三聯每年出版的文化書籍是精心炮製」,龐在這方面亦大感無奈,「是一個兩難的局面。三中商(在書業中)長期傾斜,令獨立出版沒機會茁壯成長,(公眾)永遠擺脫唔到,雖然他們(三中商)畀質素好的書你,可是你無法擺脫(這種壟斷)」,龐續稱,「獨立出版的書永遠只能夠流傳到獨立書店,但一般民眾不去獨立書店的話,其實不知道這世界原來有這件事,那就很嚴重」。

書店生存以外的意義 

從反對地產霸權一路走來的龐一鳴,認為不能單靠杯葛運動,他想以書店老闆的身分,盼日後有機會撼動出版發行壟斷的制度。

而龐一鳴與一間本地獨立出版社洽談時,從同路人之力得到啓發。龐娓娓道來,「我們發現很多香港歷史書寫由三中商做,不如我們嘗試重奪話語權去做,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方向打破惡性循環」。

故龐一鳴對書本的分類,其中一個是按出版社分類,目的是想讓讀者認識獨立出版社之外,亦可一目了然藉此了解該出版社的理念及世界觀。龐一鳴甘心在亂世中,向迎面而來的讀者逐一介紹台灣、香港的獨立出版社,不分種族、階層的「一拳」影響香港人。

疫情之下,經濟危機捲席全球,在台灣標誌誠品敦南店也要結業,但仍然有勇者開小書店,龐一鳴認為,這是團結經濟的力量。「團結經濟令現時(消費行為)一呼百應,我們去撐小店,要排兩小時你都會願意去等」。在「團結經濟」的支持下,龐一鳴思考獨立書店生存下來的意義,「我們全部人都支持現有十、二十間獨立書店,他們十年來也不例閉,但是我會問,這對香港社會有否貢獻?」言下之意,回到根本,龐一鳴反思,「我們(獨立書店)會否可以支持一班有能力的作者去書寫香港歷史?我覺得這樣(出版界生態系統)才會合理和正常一點」。

龐一鳴自言2020年有末日之感,此時此刻只想做書店,作為香港的最後防線。(關震海攝)

捍衛出版自由 無得退縮

龐一鳴理想中的書店,藏書量是二千五本,惟現時藏書量只有約一千本,龐無奈地說,「作為書店新手,與代理或出版社合作,他們是要求你第一批書要先付全數,試想想,如果一間書店有一千本書,如果每本書是$70 ,書店有五千本書,就需花費三十多萬」龐認為,「若未能夠改變這種合作模式,開書店的理想只是實現了一半」。

長遠來說,龐一鳴還是希望,公民社會有意識去做轉變, 「十年後我們(獨立書店)要在民間有可扮演的角色」。而在一拳書館買的書,不會有折扣,但消費夠指定金額,龐一鳴會以本地製造的農作物、食品及日用品作回禮,藉以書本連結更多社區關係。書館亦有預留空間舉辦不同活動,藉此支援因政見而失去工作的人士,或以「寫信師」身分給予社運而在囚人士實質支持,達致龐一鳴心中的「以書匯友」。

一拳書館,取名靈感源自龐一鳴喜愛的日本動漫《一拳超人》,龐一鳴道,「入面其中一個角色,是普通市民,他是屬於英雄,但他的能力不高,可是他每次都會趕到現場幫手,我覺得他是好好,而他不知不覺間成為(劇中)一個重要的角色」。時代與制度敗壞,充滿煎熬,龐一鳴說,「最低限度我們不會認命。你不能夠因為任何事就退縮那麼多,她(政權)未開始行動你經已往後退,(我)不想社會是這樣……從事書業,就無理由不去捍衛出版自由」。

註1:

《地產霸權》,英文原名為「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作者為潘慧嫻,中文版《地產霸權》譯者為顏詩敏。

 一拳書館

試業時間|即日起至九月二十七日

營業時間|中午十二時至晚上九時

書館地址|深水埗大南街169至171號大南商業大廈3字樓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