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良僱主要求打工仔「嘔住血都返」 保就業成解僱催命符

十月八日Mabo到公司追討薪金,公司報警處理。(王鈴欣攝)

政府早前推出保就業計劃,一名CAL F&B Marketing Limited(創領餐飲業市場策劃有限公司)的前僱員替公司申請補貼後隨即遭解僱。十月八日下午,勞工組協助遭解僱的僱員到公司抗議僱主彭晉彥(Eric)拖欠代通知金和十天有薪假薪金,最後成功追回拖欠的款項。跟進多個類似個案的勞工組表示,此個案口金只是冰山一角,疫情之下僱主獲取保就業計劃的資助後濫用「即時解僱」,「保就業」根本利不在僱員。

【記者王鈴欣報道】

僱主追魂whatapps:「如果你著緊 嘔住血都返」

事主Maybo 任職涉事公司副經理(“Assistant Sales Manager”)。今年六月十四日,上司陳先生突然於晚上私訊 Maybo ,並要求 Maybo 凌晨12時到他家樓下,稱要有事要告訴她。Maybo 稱,當日二人由零時聊到清晨五時。上司告訴Maybo,公司會即時解僱她,原因是她「不服從及不尊重上司」、「行為不當」及「經常遲到」(解僱信字眼)。上司稱會發該月薪金及7天有薪假薪金給Maybo。

根據《僱傭條例》第9(1)條,如僱員「故意不服從合法而又合理的命令」,僱主便可「無須給予通知或代通知金」終止合約,即僱主可即時解僱僱員。

可是對於僱主的指控,Maybo 表示不認同。Maybo 指,她在去年八月廿一日因要到醫院做手術而請病假。Maybo 患有先天性甲狀腺萎縮,需要定期服藥和覆診,而且她早在一個月前已通知公司她要入院做手術。Maybo 指,自己在做手術前亦在處理公事,做完手術後,公司更要求要她當日即時上班。雖然手術只有十至十五分鐘,但護士勸喻她當日不要上班。三天後,Maybo 因不斷工作而發燒,她向公司請病假,惟僱主彭晉彥(Eric)卻以「maybo成L日病」和「你著緊 嘔住血都返」回應她,迫使她上班。

去年十一月十四日至十六日,公司突然宣佈,因社會事件而引致交通不便,所以全公司停工,但Maybo指,其間同事都在家工作。事後,公司扣去所有僱員3天有薪年假。

Maybo今年六月被解僱後一星期到勞工處申訴。Maybo稱,本應有10天有薪假。Maybo稱,申訴的原因是想追討代通知金及年假薪金,她計算總薪金後,勞審主任稱僱主應賠償$42,738元。若僱主賠償,Maybo 就願意和解。但是勞審主任與僱主傾談後,僱主表示只會賠償兩萬元。Maybo 並不接受其兩萬元的賠償,勞審主任向Maybo 表示,若她不接受賠償,就要上法庭,更叫Maybo 收手,不要把事情變得更糟。Maybo 最後決定以自己的方法,直接到公司與上司對質,追討賠償。

僱主彭先生去年着Mabo「嘔血」都應該上 班。

「保就業」成炒魷催命符

Maybo 稱,她在職時曾替公司申請保就業計劃。當時公司申報公司有二十一名合資格的員工,並申請約一百萬元補貼。根據政府的網頁,僱主在提交申請時須承諾並保證「在接受補貼期間不會裁員」,否則便會遭罰款,但公司在等候補貼批核其間,無理解僱Maybo。Maybo透露,同時亦有另外約兩名員工亦被解僱,她估計公司在解僱他們後就聘請低薪的員工,藉此減成本的同時又可取政府補助,一舉兩得。

Maybo事後致電「保就業」計劃相關的辦事處投訴,但辦事處卻稱他們不是負責處理投訴。當Maybo問及有沒有投訴的個案可參考,辦事處則回答沒有。保就業計劃推出後有不少類似的案例,因計劃只要求僱主申報員工數量,並沒有要求申報時的那班員工和最後受計劃補貼的員工是同一批僱員,所以僱主大條道理有權裁員,然後聘請低薪員工,從中靠「保就業」獲利。不少僱主從計劃的漏洞中取得政府資助,不但不能替僱員「保就業」,更成為被解僱的催命符。

當被問及對保就業計劃的看法時,Maybo認為計劃根本不能保就業,有好大漏洞,而且檢舉無路,「啲錢根本落唔到員工手」。

市場公司僱主涉無理解僱Mabo。

警員登記追薪者身分證 勞工組稱「之前未試過」

十月八日,Maybo到公司追回有薪假薪金,公司報警處理事件,六名軍裝和一名便裝警員接報後到場,其後,一名白衫警員和兩名軍裝亦到場。軍裝警員向白衫警員稱,現場人士「都平靜嘅」。警員向 Maybo 了解雙方糾紛,並登記現場人士的身份證,勞工組事後稱「之前未試過」。勞工組王曉君表示,僱主常常濫用「即時解僱」,勞工組亦正跟進多個類似的個案,Maybo的個案是冰山一角。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