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陳健波的英籍精算師李福納(Lee Faulkner):我不能袖手旁觀

50多歲(Lee Faulkner)是一名在英國出生的精算師。他曾在不同的國家居住,並於2011年移居香港。2020年立法會選舉時,他聯同多位反對派候選人,與幾名現任金融服務界及保險界陳健波競爭,可是現時的選舉被推遲至2021年。

採訪/攝影:We Are Hkers 我地係香港人

雖然我來自倫敦,但我於1993年以遊客身份來到香港後,便一直熱愛這個城市。於是,我決定一找到工作就返回香港,最終,我於2011年在這裡永久移居。

我最初在一間英國保險公司工作。一年後,我決定改變我的事業方向,任教英語一段時間。

李福納Lee Faulkner愛香港,用自己的方法參與政治,挑戰做了三屆的陳健波,是想用專業監察政權。(We Are Hkers 我地係香港人 拍攝)

雖然我目前住在南丫島,但上環仍然是我最喜歡的地區。在教書的時候,我的辦公室在德輔道西,亦被稱為「鹹魚街」,那裡有很多海味舖。儘管在該地區經常會聞到魚腥味,但我發現它充滿特色,而這是香港的特有味道。因此,這地區在我心中一直佔有一席位。

在香港居住期間,我都盡量避免過著「外籍人士的生活方式」。我總是努力使自己融入香港的社區,令自己了解更多自己居住的地方和周圍的人。同時,都讓自己對事物有新的見解。

我知道一些外籍人士幾乎沒有到過中環以外的地方,或在半山扶手電梯100碼以外的餐廳用餐[*1]。他們從未吃過點心[*2],從未到九龍或新界附近走走,也從未去過遠足徑。我為他們感到遺憾,因為他們錯過了這個城市令人驚嘆的地方。

在阿根廷經歷政權腐敗 

我一直都是個有政治秉性的人,常常會發現自己在某種程度上參與了本地的政治。我不是那種只會抱怨的人,我會坐言起行,做些改善現況的事情。

每個會看書和寫字的人都應嘗試利用這些技能來令他人變得更好。雖然我未曾特別參與過英國的政治,但在居住阿根廷期間,我有更多的政治參與。在那裡,我經歷國家的腐敗,貨幣貶值帶來的混亂和國家援助計劃,這使我加入該國的抗爭活動。我還開始寫信給當地的報館,直到今天,我仍會就在香港發生的事件寫信。

移居香港之前,我就非常了解香港的近代歷史。然而,真正引起我對香港社會的強烈關注,是在梁振英任期 [*3],關於國民教育立法的辯論[*4]以及黃之鋒等社運人士的冒起。

我第一個直接參與香港政治的經驗,是在立法會外觀看學民思潮[*5]的示威活動,令我震驚的是,這些年輕的學生當時幾乎推翻政府。這些社運人士似乎完全把政府推翻。我不認為梁振英會忘記這事對他名聲的侮辱,可能這就是為何他對持續敵視年輕的抗爭者。

我還參加了2014年的佔領運動[*6],與警察衝突期間,我亦中了催淚彈。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人們在中環紮營,那些日子彷彿是永恆的。還有,當營地在運動結束時被清除,我內心感到十分悲傷。直到今天,我還是覺得那一刻傷透了我的心。隨著反修例運動的發生以及《國家安全法》[*7]的實施,一切顯然地持續惡化。

2011年來港取得居留的李福納,見證香港自由衰落。(We Are Hkers 我地係香港人 拍攝)

「香港是我的家 我不能袖手旁觀」

對我來說,我希望能夠參與本土政治,不僅是因為我對政治有興趣,這還是出於我對這個給了我一個家的城市的責任感。我絕對不能袖手旁觀,我需要參與其中。

這就是我決定在(現在已推遲的)2020年立法會選舉中競選保險界功能界別[*8]的原因。 我開始競選活動時,許多人認為這是立法會「最安全」的功能界別席位(現任的陳建波自2008年以來一直擔任該席位),但是,人們對我參選一事的反應卻比我最初預期的要正面得多。

當我第一次獲得提名時,我真的很震驚。一位提名人說,她很高興看到有人站出來為選民提供多一個選擇。這令我非常振奮,但同時也令我感到很謙卑,因為我知道很多人都依靠我提出問題和挑戰現狀。讓別人對未來有所希望總是一件好事,而我仍然覺得我對那些支持我的人有巨大的責任。

除了經歷了以為得不到任何支持,但到最後獲得比預期更多支持的情緒過山車之外,在我競選活動中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我在其他四個反對派功能界別候選人的新聞發布會上,發現了自己的蹤影,這對於我來說很虛幻。

就在九年前,我才剛下飛機,並把香港當作我的家,而現在,傳媒都想知道我會為這個城市做些什麼,這是一個非常感動的經歷。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再次當候選人,但我並不後悔。

國安法壓境 用專業對抗政制腐敗

雖然我不希望觸犯任何法例或入獄,但我將繼續要求政客和政府信守諾言。如果他們說國安法沒有違反言論自由,那麼我將繼續發表自己的想法,如果我被捕或被指控,他們將要為他們的行為作解釋。

我認為扔汽油彈和搗毀地鐵站的日子可能已經過去,但是我們不得不繼續戰鬥,我們要專注揭露人們的虛偽和腐敗,以推動變革。我相信,政客的腐敗在這城市中已引起了極大的反感。這些人是現行制度的推動者,而這個制度將香港推向滅亡。但是,這些人現在都意識到人們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因此這些反對的情感需被用作實現建設性改革的基礎。

儘管人們可能無法投票罷免林鄭月娥和她的支持者,但我們仍可以通過融合不同的專業知識,來揭露經濟和政治體系的腐敗和壟斷,以重建社會。作為香港人,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才能,共同實現變革。

[* 1]中環半山扶手電梯是世界上最長的戶外有蓋扶手電梯系統,它將兩個地區連接起來。

[* 2]點心是廣東人傳統上會在早餐和午餐時享用的各種小菜。

 [* 3]梁振英(梁振英)從2012年至2017年擔任香港行政長官。

[* 4] 2012年的國民教育示威活動就當時新的學校課程教材作回應,這些材料被批評偏向中國共產黨。

[* 5]學民思潮是由黃之鋒和其他學生社運人士於2011年成立的一個香港民主團體。

[* 6]「佔領中環」又稱「雨傘革命」,是2014年一個長時間示威活動,主要針對政府所提出的選舉制度改革。

[* 7]《國家安全法》於2020年6月通過,因為壓制了言論自由和使民主社運人士更容易被捕,受到批評。

[* 8]香港的功能組別是非地域選區,選舉特殊利益團體或專業的代表。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