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聽少年被控雙手搶胡椒噴劑襲警 被捕脫助聽器肋骨折

2019年9月15日銅鑼灣,晚上約七時十五分,羅鎮傑(20歲)被控襲擊高級警司區永樑,在行人路糾纏下令區永樑跌倒,以致區的右膝膝頭造成面積約一蚊銀大的損傷。由十月二十八日起連續三天審訊後,傳召了四名警員及一位途人作供。被告羅鎮傑被捕過程例如遺失、戴上助聽器的過程、警員對他的警誡、落口供的程序,以及羅有沒有被警棍打等細節,雙方證供有很大程度的出入。

被告羅鎮傑是一名嚴重弱聽人仕,兩邊耳均有聽力的問題,右耳的聽力約120分貝,左耳約90分貝,日常靠助聽器及唇語與外界溝通,且有讀寫障礙,是2020年的DSE畢業生。

由於羅鎮傑不需要手語翻譯員,法庭安排傳話器,靠法庭傳譯員在他身旁即場用咪複讀裁判官、控辯雙方及證人的說話,讓羅鎮傑能在四天的審訊清楚聽到內容,法庭將於十一月三日(周二)判刑。

正式開庭前,兩名法庭職員協助羅鎮傑戴上傳話器,在羅母的陪同下測試羅鎮傑是否聽見,羅示意清楚。

【記者陳娉婷、關震海報道】

九月十五日晚上約七時四十分,大批防暴警退至地鐵站,現場一度混亂。(《誌》資料圖片)

裁判官鄭紀航說四天可完成審訊:「翻譯是同步的,進度是好似我們一般的審訊。」

第一天的審訊(十月二十八日),法庭將證物的文件朗讀一次,文件遞到羅鎮傑面前。

羅身邊負責複讀一次的法庭傳譯員問羅:「明白嗎?」

羅:我無問題。

職員需再確認一次:「明白嗎?」

羅:我明白。

控方:被告雙手拉扯胡椒噴劑 倒地糾纏約十七秒

羅鎮傑被指去年九月十五日「港島大遊行」期間,於晚上七時十五分在銅鑼灣地鐵站C出口外,在行人路(麥當勞附近)用雙手搶奪時任高級警司區永樑手中的胡椒噴劑。羅用力拉扯,兩人倒地後令區永樑受傷。羅鎮傑被控一宗襲警罪,他否認控罪。

高級警司區永樑當日是東九龍應變大隊指揮大隊副指揮官,他指現場指揮約430人。區指現場駱克道490號,人群在「不斷叫囂,設路障,用強光去照射警員」,於是擴音機叫市民「上返行人路」、「唔好跟住警察」。區指,當時有同事追截一名在跑的男子A,他上前走到行人路舉起胡椒噴劑警告人群,眼前印有「5」字白T-shirt 的羅鎮傑突然雙手握緊永樑胡椒噴劑,大力拉扯一下,雙方糾纏間失平衡倒地,羅發出「呀——」,區形容這是身體拼力的叫聲。

區永樑作供指,倒地糾纏約十七秒,然後找到便衣同事17025劉志威,制服被告之後向劉說:「頭先呢位男子想搶我支胡椒噴劑,右後腦畀人踢咗一下」。在庭上區永樑指出,不是羅踢他後腦。

在影片內看到案發現場十多名防暴警向同一目標揮棍,區同意現場一米附近範圍有十多名同事。辯方質疑,雙方倒地約十七秒期間,同事無上前阻止及作出拘捕行為,亦質疑為何沒有開胡椒噴劑?區志樑解釋謂,「要保護胡椒噴劑」,亦不同意是由十多警員一起制服被告。辯方根據警方拍攝的影片指出,警司區志樑所指涉案的範圍有十多名警員、影片中區是在有警員揮棍的人堆當中, 區志樑說:「喺畫面我睇唔到自己喺入面」。

被告羅鎮傑(20歲)是一名嚴重弱聽人士,需要助聽器及讀唇與外界溝通。

被告左肋骨骨折 多名警員不確定揮棍與否

辯方律師呈上一份醫療報告書,證實被告身體多處重傷,包括右肋骨移位及左肋骨前方兩節骨折,並指出當晚被告倒地後,遭多名警員亂棍揮打造成,及後傳召三名警員作供,沒有承認有警員在制服羅鎮傑時揮棍打他。

辯方律師在庭上播放另一段影片,片段中有多名軍裝警在港鐵站C出口附近、麥當勞快餐店門外推進,並圍着一個中心點揮動警棍。控方證人黃大仙警區警長4729承認,當日在附近執行職務,「曾見到一堆人郁動,控制(一)個人喺地下」,惟他否認同事是在揮動警棍,而是「在戒備狀態」,把警棍「平放」在膀頭的水平線及做出「撥緊」動作。辯方律師質問警員何謂「撥」,裁判官鄭紀航則代答,以他理解即「右手從膀頭伸出,自左肩遠離心口地撥出。」警員稱同意,其後又稱軍裝警是以長盾把人壓在地上,但不清楚被壓的人是否被告。

被告羅鎮傑上庭自辯指,他倒地後,身體遭到旁邊多名警員包圍並以亂棍揮打,助聽器及眼鏡跌在地上,期間聽不到警員說話,也無法看到警員口形。被告又指拘捕他的警員劉志威(17025)拒絕為他戴上助聽器,更在耳邊要求他「道歉」,最後被告說「一時衝動,阿sir對唔住」作出招認,往北角警署途中才獲發助聽器。

羅答辯時補充,助聽器因「受到衝擊」而發出「咇咇」雜聲,以致他在警署錄口供的過程時,聽力受到干擾,而被告亦有讀寫障礙。被告上庭自辯,不時要求傳譯員或控辯律師複述問題,更曾表明因「聽不清楚問題」而作出表面矛盾的供詞,後來辯方為他爭取澄清機會。

市民為被告「擋棍」  怕被告有生命危險

辯方傳召一市民鄺耀熊(38歲)上庭作證,他目擊被告在銅鑼灣港鐵站C出口外被一班警員圍堵及毆打。鄺指,當日由鵝頸橋走到C出口,本來打算乘地鐵回家,驚見「一個好瘦的人被警察打」,拿警棍由「上而下揮打」,更擊中頭部。鄺承認,是想去拯救被告,「驚佢有生命危險,想幫他擋棍。」

鄺強調,彼此互不相識,惟出手相助後,「警察打埋我一份」,並「被佢噴咗胡椒噴霧」。兩人分別被警員制服後,續被帶到港鐵站內,搭上列車向北角警署方向駛去,期間認出了被告的樣子,警員還指:「頭先你救的就是這個人」。

辯方再播放早前在庭上披露的影片,有一穿灰白間條衣服的男子在案發地點出現,鄺認出就是自己,並指欲救跌在地上的被告,伸出雙手欲替其擋棍。

控方盤問時質疑被告當日在場動機,指鄺書包有「安全帽、裝修用的眼罩」,又強調當晚軍裝及便衣警以「圓形盾牌」列陣,理論上已阻隔他的視線。鄺表示不同意,指看到地上男子面朝另一邊,後來「對眼望那時先見到他」。控方質疑鄺介入的動作已構成「阻差辦公」,他堅持證供,並指「以佢哋(警察)角度係」,答辯間多次強調「若不阻止打頭,不知發生什麼事」,「如果不是很大力,我不會救他」。

17025警員羅志威指出,兩度為被告清洗胡椒噴劑。(陳娉婷攝)

甩掉助聽器 沒有母親陪同落口供

控方亦就被告在北角警署補錄口供的經過作出盤問。控方律師呈上一份「羈留人士通知書」,強調拘捕及警誡被告的便衣警員劉志威曾給出這份文件,以示被捕人的權利。被告同意,但強調當時耳機不時發出「咇咇」聲響,只能「聽到斷斷續續(聲音)」,曾向便衣警反映但不獲理會,只叫他自行閱讀內容。被告人同意是按文件內容提出致電母親,惟便衣警堅持要由他代打,並隨即在沒有母親陪同下補錄口供,抄寫達四頁紙之多。

警員劉志威(17025)承認,查閱身分證時知悉被告當時年齡為十九歲,亦供稱知悉對方為聽障人士,惟辯方律師指出,警員劉志威發出的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或 16歲以下合適成人通知書」,亦沒有按有關的既定程序,在家長未到達時便開始補錄口供。

警員劉志威作供稱,被告被制服後,他曾扶起被告,為他兩度清洗臉上胡椒噴霧,再於地鐵站C出口的梯間向被告發警誡,對方其後道歉稱:「我一時衝動打警察,阿sir對唔住,畀次機會我」。

被告自辯時則指出,他被警員劉志威上手扣拘捕後,曾要求對方給予清水洗去臉部的胡椒噴劑,並要求對方讓他戴回助聽器,對方一直拒絕。直至被帶到地鐵站內,被告才聽到有警員在耳邊說話,要求他「道歉」作為換取清水的條件。而被告指出,他當時說的是:「一時衝動,阿sir對唔住,畀次機會我。」及後才有警員為他洗面,並於往警署的港鐵列車上獲歸還助聽器。

九月十五日是示威百日,當晚大批防暴警趕到銅鑼灣一帶。(《誌》資料圖片)

被告指便衣警着被告抄寫口供聲明

警員劉志威供稱,返回警署後落口供的過程,被告全程由陪母親陪同下進行。被告在庭上說出另一版本,劉稱羅鎮傑要由他代為撥出電話,並要求被告解鎖其私人電話,再打開聯絡人目錄,致電其母。告知其母被告所處後,被告指劉志威隨即補錄口供,並持續抄寫至「四頁紙」之多,直至到要「簽名」作實前,他的母親才趕到警署。

被告指出,母親起初在門外與警員「嘈得好大聲」,進入會見室後,警員劉志威向他們表示「男人大丈夫做錯就要認,認了扣三分一刑期,判社會服務令或感化令」。被告表示,當時因為要趕著準備考DSE,兩人決定在紙上簽名。

控方律師質疑,被告早前稱無機會閱讀口供紙上內容,又何以肯自行抄寫結尾聲明,其中註明「我羅鎮傑已閱讀這份口供,這是所問問題及我的答覆」。被告答道:「警員畀電話我睇,我照抄寫下去」。被告指自己有讀寫障礙,控方隨後問道:「但你一直抄寫都明白這段聲明的內容意思?」被告表示知悉,惟補充便衣警當時指:「抄咗呢份嘢先,遲啲解釋,等媽咪來」,又勸喻「認罪可扣三分一刑期,判社會服務令或感化令。」

被告又辯解,當時只是抄寫,沒有立刻簽名,直至母親趕到警署後,劉又再次以同一理由,勸喻兩人在紙上簽名。被告強調,考慮到襲警罪「後果嚴重」,留有案底會影響將來求職,當時他趕着準備應考DSE,為保前途作出妥協。

事發晚上七時十五分左右,在銅鑼灣地鐵站C出口對面近麥當勞門口。(《誌》影片截圖)

被告聽錯控方盤問內容   休庭後再作出澄清

其後控方大律師向被告發出一系列陳述。他首先指出,便衣警劉志威從沒表示「男人大丈夫做錯就要認」,並質問被告是否同意。被告停頓半响,似是在腦海中確認對方的說話,答道「同意」;口述傳譯員見狀,再重覆複述問題,被告遲疑數秒,又答道「同意」。控方大律師隨後續道,便衣警17025並沒有提及「減三分一刑期,判社會服務令或感化令」。傳譯員這次再複述問題兩次,被答停頓一兩秒,後又回答「同意」。

庭下觀眾席隨即發出微弱的驚訝聲,惟控方大律師繼續盤問,「便衣警向媽媽都沒有說過這兩番說話」。這次傳譯員複述三次,被告思索半响後堅定答道:「不同意」。

不久後被告主動提出休息,裁判官鄭紀航問道:「十分鐘夠不夠?」被告停頓一兩秒後答:「夠。」

其後辯方大律師為被告爭取澄清機會。被告自辯指,上一庭「聽不清楚問題」,並把控方指警員「從來都冇」說過這兩句話,聽了做「有說過這句話」,並澄清對於兩項控方陳述「我依家答不同意」。

聆訊於十一月三日繼續。

【案件編號:ESCC291/20】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